第五百九十六章 恩怨了,炎黄殿(1 / 2)

安子善一行人直接乘两架军机至神秘局在照市的秘密基地,然后乘坐专机抵达京城。

众人从专机上走下的时候,站在舷梯旁恭敬迎接的神秘局中央总局书记姜柬瞳孔缩了起来。

只见下飞机的一行人,走在最前面的却是安子善和身侧的唐柔,后面是神道和姜守宁,再后面便是唐书和枭家兄弟三人,桂凌若和聂振海走在最后押着老态龙钟的陆机。

关于安子善的事情,姜守宁第一时间通知了姜家人,所以姜柬很清楚在莲山发生了什么,更清楚未来的华国将出现多么可怕的巨震。

易算师协会和神秘局合二为一,成立名为炎黄殿的组织,这简直骇人听闻。

安子善站在出舱口,目光平静的扫视了一圈远处巍峨绵延的城市,机场上空一时间风卷云荡,惹的机场内的工作人员忍不住抬头观望,面露惊容。

姜守宁心头咯噔一下,连忙上前两步,低声道:“安殿主,我们先下去?”

安子善回过神来,上空卷荡的阴云散去,他扭头看了一眼姜守宁微微一笑,目露歉意之色轻声道:“抱歉,姜家主,心情有些不太平静。”

“理解,理解,您先请!”姜守宁笑容满面的说道,心头却是在胆寒,你这心情不平静就风起云涌啊。

亲娘咧,这也太可怕了!

此时姜守宁心头笃定,回头一定要再三叮嘱下去,不管什么事,什么时候,一定要让安子善心情舒畅。

安子善笑着点点头,转身握着唐柔的纤手当先顺着舷梯往下走去。

姜柬连忙上前两步,恭声道:“安殿主!”

安子善微怔,下意识回头看了眼姜守宁,对方依然面带笑容,伸手示意他先请上车。

于是他会意,姜守宁定是早有嘱咐,莲山发生的事情看来高层已经知道了。

“辛苦了!”安子善笑着对姜柬说道。

姜柬忙躬身,“安殿主太客气了,这都是属下该做的,另外,佟家人已经全部回到了老宅,神秘局已经派人过去了,咱们现在可以直接赶往佟家。”

安子善双眼微眯,平静道:“好!”

京城,东城区。

距离东华门不远,靠近通惠河旁一座占地近十亩的庄园,这庄园据说是晚清时期一位王爷的府邸,后来被佟家先祖搞到了手上,自那之后就成了京城卜先目露疑惑之色的望着对面而坐的安子善。

“师父,现在您该告诉我,喊我来协会所为何事了吧?”

周处并没有在办公室内,不知身在何处。

从莲山赶往京城的时候,安子善就喊上了文卜先一起,不过并未告诉他此行所为何事。

只是到了京城后,就让他独自来这易算师协会总部等他。

望着面色忐忑不安的文卜先,安子善轻叹一声,缓缓道:“卜先,佟家完了,佟云正死了,我亲手杀的!”

“啊……呃呃……”文卜先呆住了,一直这么过了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怔怔的自言自语道:“死了,死了……”

说着说着,他猛的放声大哭起来,安子善目光复杂的望着他,也不说话,任由他歇斯底里的痛哭着。

“谢谢,谢谢您,师父……”

擦干脸颊的泪,心情略微平静的文卜先不停的说着,安子善摆摆手,轻叹道:“你先不忙说谢谢,我给你听个东西。”

文卜先一愣,看到安子善从口袋里掏出一个长方形,块状的物件,然后按了一下上面的一个银白色按钮,一个声音从里面传了出来。

“那文卜先和佟家的恩怨又是怎么回事,他家人的死是谁做的?”

这是安子善的声音,正是在岎山上跟陆机对战时,问过的问题,这些都被他用录音机录了下来。

骤然听到这个事情,文卜先眼睛猛的瞪大了,屏息凝神,心头狂跳起来。

陆机的声音从中传出,“佟家的事情嘛,刚开始是巧合……”

“你是说佟家老四佟丽梅杀害文卜先恋人耿小蕾的事情是巧合?那么文卜先反杀佟丽梅的事情也是巧合吗?”

“……”

听着录音机里面安子善和陆机的对话,文卜先的面色越来越白,直到陆机说出,“对,那红衣小鬼确实是佟家人安排的,但是却是跟小处合谋的,小处把他喊到京城,他们才方便动手。”

“轰!”这句话如同惊雷一般炸响在文卜先的脑海中,双目瞪大,那副不敢置信的模样,看的安子善叹息不已。

“为什么?很简单啊,佟家对我来说更有价值,文卜先杀了佟家人,佟家人杀不了他,总要有人替死吧,所以就这样喽。”

录音机的声音继续往外传着,直至,陆机那句。

“那不行,文卜先还是个好棋子,好用的很呐,再说了,佟家人要的就是文卜先在愤怒和痛苦中度过一生,我得满足他们的请求!”

缓缓从录音机中传出,文卜先彻底癫狂了,“啊……啊……”,他猛然站起身疯狂的大吼大叫着,双目猩红,双手无意识的挥动着。

眼看着他情绪有些失控,安子善轻轻挥手,一股翠绿色甚至带着馨香的能量拂进他的身体,文卜先红紫的面容瞬间平静下来,整个人瘫倒在椅子上,目光呆滞。

神情丧到了极致,安子善眉头轻皱,声音中夹杂了一丝时空之力轻喝道:“文卜先,事情已经发生,生为人子,有仇报仇,有怨报怨,我不想看到你如此颓废。”

“事情已经真相大白,当年的事情虽然是佟家做的,但周处却是同谋,我只想问你,你想不想报仇?”

“你若想他死,他必死!”

文卜先愣了一下,神情恍惚的抬起头看向安子善,那双目中的痛苦看的安子善心头一颤。

“我……我……”

文卜先嗫嚅着,猛的闭上了双眼,他能怎么办,周处待他也如儿女,几十年的时间朝夕相处,带他进入易算界,教他易算之术,给与他权势和荣华富贵。

他能怎么办,杀了周处?一日为师终身为父,他下不去手,但如果不杀,如何对得起九泉之下的父母和妻子。

“我……不知道……”

说完这句话,文卜先气势一落千丈,整个颓废到了极致。

他不知道,是的,他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做,杀父、杀母、杀妻仇人是他陪伴了几十年的师父,他不知道该怎么做。

“唉……”安子善轻叹一声,于是把时空之盘的事情说了一下,又把如何处理穿越者和超凡者的事情说了一下,最后道:“如果你下不了狠心杀了周处,那就抹去他的超凡之力,将他打回西晋去吧!”

文卜先愣愣的,踟蹰了片刻喃喃道:“如此也好,如此也好!”

门外响起了敲门声,随后聂振海推门而入望着安子善沉声道:“少爷,姜家主已经到了。”

安子善轻声道:“好,我们下去吧!”

“是!”

安子善起身,走过来,扶起文卜先迈步走了出去,在聂振海和桂凌若的陪同下,来到了易算师协会的地下,也就是存放时光机的地方。

时光机周围,已经站满了人,主要分为两部分,其一是神道和姜守宁等人以及他们决定保下来的超凡者和穿越者。

其二是那些来到这方时空的穿越者,其实跟超凡者一样,通过时空之盘安子善可以清晰的感应每一个不属于这方时空的灵魂。

但,有些穿越者可能影响比较大,所以就让姜守宁自己决定是否不遣送,至于国外的穿越者和超凡者。

嗯,实话说,安子善没考虑过这个问题,公事公办就好。

只要不属于这个时空,全部送走,只要是超凡者,全部抹去超凡之力。

看到安子善陪着文卜先远远的走过来,人群中的周处目光说不出的深沉、复杂。

莲山发生的一切他都知道了,陆机的惨状他也看得到,他也清楚自己的生死此时就在文卜先的一念之间。

但,他却一句话也不想对文卜先说,就算他想让自己死。

那便死吧!

姜守宁和神道迎了上来,安子善轻笑道:“姜家主,佟家的事情处理好了吗?”

姜守宁忙道:“安殿主放心,处理好了,所有佟家二代以上直系,都死了。至于三代,全部关进了监狱,直到老死。”

安子善愣住了,呆呆的看着姜守宁,这么狠?

这不就是灭族了吗?

实话说,安子善从没想过要将佟家灭族,有些人的罪不应该让所有人来背。

但姜守宁既然如此做了,他也不想当什么正义之士,遂随口道:“嗯,那就行。”

说完,他连忙转移掉话题问道:“所有的穿越者和要护住的超凡者都在这儿了吗?”

“你可想好了,只要不是你护住的穿越者,等会都会被迁回原时空。”

“只要不是你护住的超凡者,都会被抹去超凡之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