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27章 大结局(上):我心光明(1 / 2)

大楚皇权 贵族弯刀 5945 字 5天前

楚王宫,

叶苍茫从大雍帝国返回后,就一直就将自己关在王宫的花园内,专心融合真意,任何人也不见。

楚国的鸿胪寺内,天香楼主,顾风尘,风弈,与姬无道等人齐聚一堂。

天香楼主道:“如今大雍与大燕皆尽出兵,剩下的就看天意了。”

阮卿兰担心地道:“苍茫叔叔到了现在还没有成就宗师,真是担心死人了。”

众人皆不语,宗师要是那么好成就,全天下宗师早就满街跑了。

碧落阁,阁主赵钰对着一连数天都“拜访”碧落阁的虚夜月道:“王妃,姑娘让你进去”

虚夜月惊喜地道:“彩萧姐姐终于肯见我了”

碧落阁后院,彩萧的绣楼之上,虚夜月这一进入,立即情绪崩溃,眼泪落珠般砸落,“彩萧姐姐,我很担心他”

雁门关,百万大燕铁骑若洪水铁流,滔天而来,雁门关上,大魏守军,见此当场崩溃,弃关而去。

魏雍交界,大雍两百万大军水陆并进,绵延七百余里,所到之处,势如破竹。

大魏皇城,魏帝公孙眠迎风伫立与皇城城墙之上,燕狂人,药锄老人,太上皇,南海剑神等四位大宗师匍匐在魏帝脚下。

皇城之下,早已聚集了无数大魏之民与文武百官。

太上皇道:“回禀上仙,百姓与百官皆已齐聚,只等上仙誓师,讨伐外敌。”

魏帝淡淡地道:“很好,那么就借你的人头一用”

“什么”太上皇一惊。

接着,太上皇惊恐的发现自己的身体,竟不受控制的飞向空中,飞到城墙之外。

太上皇歇斯揭底,“黒谷老贼,你要干什么”

魏帝黒谷上仙呵呵一笑,“你的任务已完成,留你性命何用”

说完,伸手凌空一抓,一道佛过城墙的风被其抓在手中,那道风迅速凝结,化作一道薄薄的风刃,黒谷随手一挥,风刃划过太上皇的脖颈,太上皇的头颅冲天而起,至死,脸色恨意狰狞。

黒谷上仙一刀斩了太上皇,淡淡地道:“如今,你爷爷也被我斩了,接下来该你了,再接下来,你公孙氏皇族会被我斩绝,真是极品的灵魂啊你就是本尊的福星,吞了你,本尊灵魂直接到达筑基期。”

说完,黒谷上仙闭上眼睛,周身的黑气大作,直到冲天而起。

皇城之内,万余眼眸猩红的魂仆魔兵整齐的站立,煞气冲霄。

皇城之下,无数大魏官员百姓惊恐的逃窜,踩踏致死无数。

这一日,黒谷上仙万余魂仆魔兵倾巢出动,血洗帝都。

大魏帝都尸堆如山,血流如河,已成人间地狱。此后,这些魔兵杀出帝都,杀向大魏无数繁华城池,杀向大魏无数手无寸铁的平民百姓。

数日后,这些魔兵在黒谷上仙的带领下,辗转杀往楚国方向。

此时,大魏国境之内,全线崩溃,无数城池纷纷自立,揭竿而起,无数城池之民,溃逃一空。

天苍江边,天江水师。

慕容云海正在与诸将讨论大魏军情,这时,有一将军急匆匆的进帐,面色古怪:“云帅,魏军主帅**培在辕门之外求见。”

慕容云海与诸将:“啥”

慕容云海带领诸将亲迎至辕门口,将**培亲自迎入中军大帐。

**培:“本帅要见楚王,本帅早已是楚王的人,本帅要率众归降”

慕容云海与诸将:“”

慕容云海一时脑子拐不过弯来,“郑帅,这事太大,容我先禀报楚王”

**培:“来不及了,让我的兵先过江,我随你去见楚王,之前楚王没有告诉你吗魏军的军力分布图就是本帅我给楚王的,还有,贵军烧粮,也是本帅授意配合的”

众将:“额”

三日后,大魏百万大军开始过苍天江,正式投降楚国。

两个月之后,西柳军事学院五千魔兵倾巢出动,开赴楚地王都。

于此同时,黒谷上仙率领万余魔兵经过两个月的沿途屠戮,终于抵达天苍江边。

而大雍帝国与大燕帝国,早已合兵一处横扫了大半魏地,向着黒谷上仙背后追来。

楚地,寒山城的三千白袍,天香楼的三千刺客,碧落阁的三千落碧卫,叶苍茫的五千魔兵,这些天下最强兵种终于合兵一处。

天苍江边,万余魂仆魔兵集结完毕,黒谷上仙驾着滚滚黑雾,飞至江心,声音如闷雷滚滚,道:“叶苍茫,本尊给你三天时间,江心一战”

说完,黒谷上仙驾着黑雾,飞回己方大营。

无数人看着这一幕,心中震撼之极,“这是,恢复仙人修为了么”

大楚王宫。

虚夜月与菁澜郡主推开叶苍茫闭关花园的门,走了进去。

正在修炼中的叶苍茫停止了修炼。

“他来了吗”

菁澜郡主道:“弟弟,黒谷老魔今天已到天苍江,约你三天之内,在天苍江心决战。”

叶苍茫点头,“明日午时吧回复他,我必赴约”

虚夜月道:“可是”

叶苍茫制止了她,“对于死亡来说,时间没有意义”

两女一惊。

叶苍茫道:“张罗一桌家宴吧像普通人家那样子。”

两女怔了怔,退了下去。

叶苍茫叹息一声,望着风云激荡的天空,怔怔出神,“今天,是我叶苍茫在人世的最后一天吗”

老楚王的宫殿中,一桌丰盛的家宴张罗了起来,普通的圆桌,象征着美满团圆

老楚王坐定,菁澜郡主,虚夜月,顾青蓝与黄菲四女面色复杂地望着宫殿门口。

叶苍茫走了进来,“都坐吧”

老楚王道:“苍儿,你也坐吧,这些天辛苦了。”

众人坐定。

叶苍茫忽然道:“烟画呢”

菁澜郡主道:“还在修炼呢如今还在修炼最后一丝念力。”

叶苍茫淡淡地道:“我们吃吧不等她了,我呆会去看她。”

众人开始吃饭。

叶苍茫给楚王夹了菜,“爹,多吃点”

楚王热泪盈眶:“好孩子”

叶苍茫道:“都是孩儿没用”

老楚王道:“我叶无忧这一生最大的幸事就是生了你,你娘九泉有知,也会以你为荣的。”

四女闻言,个个泪眼朦胧

一场家宴吃了很久,夜色已深,叶苍茫去了珞烟画的百花宫。

珞烟画哭的歇斯揭底,“我没用,都是我没用,我一点也不天才”

叶苍茫道:“记住,明天带她们走,你明白我的意思。”

珞烟画道:“不,世子,烟画还有时间,还可以再试试”

叶苍茫摸着珞烟画满头的秀发,手掌经过其后脑时,真气一吐,珞烟画当场晕了过去。

叶苍茫淡淡地道:“睡吧好好睡一觉,以后,你恐怕就没时间睡了。”

百花宫旁,顾青蓝的寝宫。

灯火之下,顾青蓝与黄菲对视而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