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四章 他不爱你会飞也没有用(1 / 2)

正在这其乐融融之际,忽然一人走上前向国主行礼“国主,听闻西域有座佛窟,里面画满了精美壁画,中原大国以壁画为灵感创出一种叫做飞天的舞蹈,我曾有幸观看一次简直把我的魂魄都勾去了。不知临琼有没有人会跳飞天舞,让我们感受一下大国之气?”

这话外音明显就是看不上临琼,临琼本就临海与中原都嫌少交往更何况是西域,飞天舞在那时连中原都不是轻易可以看到的,临琼更是为所未闻。当年的中秋夜宴之后,嘉懿回到宫霓的家就发了好大的脾气,凭白被一个使臣侮辱却无力还击为此郁闷了一个月。正是因为如此连佑青岚都记忆深刻,造结界的时候定然会将这一幕做进来,正好给了宫霓利用的机会。

这一回……宫霓嘴角露出浅浅一笑,不慌不忙的站起来“我临琼交往广泛,区区一个飞天舞又有何难!”

国主皱眉看着宫霓“好!那就让这位使臣好好看看飞天舞。”

“请容我去换套衣服。”便起身去了后殿。

祝羽早已经等在那里。

“小伙子干的不错,现在所有人都能看出本神的美了。”宫霓拍拍祝羽的肩。

“那就预祝您演出成功。”

宫霓准备了一整套飞天舞的装备。宫霓一直记得嘉懿说过‘真的想看一下这个飞天舞是什么样的。’当年宫霓就曾悄悄的去找回跳飞天舞的人,会跳的人真的有,可是人家都不愿意来临琼。所以一直到最后临琼的人也没有看过真正的飞天舞。

后来回到东海宫霓一直记得,她想着学会这个舞总有机会跳给他看的,因为要学这个飞天舞她曾经跟着一个商队的船来来回回在海上走了好几个月,船上有几个舞娘很会跳这个宫霓就在一旁悄悄的学。之后宫霓还在电视上看到了现代的飞天舞,现在的这身衣服就是按照现代飞天舞的服改的,宫霓不怎么会做针线活虽然记得很清楚样式,但是缝的确实是粗制滥造,不过不细看只是表演的话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

戴好披帛和面帘宫霓从后殿走出来,祝羽看到她的瞬间耳边就仿佛听到西天梵乐声声,异域的神秘和悠远尽显在她的身上。宫霓走过他身边祝羽轻轻一推,一股灵力将宫霓轻轻托起,她真的像是敦煌壁画中的飞天一样轻盈的飞了起来,宫霓回眸一笑祝羽便觉得自己功德圆满了。

宫霓盛着祝羽的灵力从后殿蹁跹的飞出,衣裙和披帛凌空翻飞,她明艳的脸庞犹如梵天的仙女降落人间,在座的所有人都看呆了整个世界只剩下阵阵乐曲声和天空中那个好像随时都会飞回梵天的仙女。

曜灿抬头看着宫霓,他握紧了手里的酒杯,一杯饮尽他的眼光便转向了佑青岚。

在月亮清澈的月光中,宫霓仿佛可以看到在伴月楼中相互依偎的两个人,他们对月饮酒说着一生一世“我回来了,跳着你想看的舞,但是你又在哪里?”宫霓看向曜灿,你不是在那儿吗?真好……真好……我们都在。宫霓心中一阵凄凉。

一舞罢宫霓缓缓落下,良久人们才反应过来“好!”喝彩和掌声爆发出来,整个夜宴的现场沸腾了。

国主也欣慰的点头微笑“不知使臣觉得我临琼的飞天舞如何?比那中原大国又如何?”

“太美了,简直就是壁画上的神仙降临凡间,比我看过的任何舞都美!临琼果然是实力不凡!国主英明!”使臣弯腰鞠躬。

国主哈哈大笑“辰王妃身怀绝技扬我国威,赏!”

宫霓莞尔一笑“谢国主,我不想要什么赏赐,今日献上飞天一舞祝国主千秋万代,祝临琼万年永存。”

“好!说得好!”看到国主笑的快背过气去了,宫霓觉得自己至少可以保住性命了。不会被随随便便杀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