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7章 奉献(1 / 2)

因为人形神兵是由对人体结构烂熟于心的帝天凌、对兵器铸造驾轻就熟的临昭、对傀儡操纵得心应手的姜赤子联手打造,所以根本没有什么注意事项。

东池漓只对练三生讲诉了人形神兵的由来,没有说着练三生依附后该做些什么。

人形神兵一切都是按照最完美的来,是他们认知里道墟天最强的神兵,它只有优点,没有缺点。人的本身该如何行动,人形神兵就能够怎么行动,甚至要比真正的人身还要矫捷、强健。

东池漓看了一眼连躺也躺得那么美的白奉刀遗体,轻轻说道“我们晚上迎宾府见吧。”

“好。”

离开药屋后,练三生一时之间有些迷茫。不知道该怎么去安置白奉刀的遗体,去找无命将她带回六道,把遗体葬在长天道落叶归根?但如果是白奉刀的本意,或许并不愿回六道,六道对他来说,是个伤心的地方。再者,之前在白奉刀的统治下,六道的人个个都难以喘息,他们不一定欢迎白奉刀归葬故里,甚至如果知道白奉刀葬在哪,还会有昔日仇人前去将他刨出来挫骨扬灰。

思来想去,练三生决定还是将白奉刀葬在药星,就葬在应为我的不远处。

练三生觉得啼笑皆非,两个宿敌竟然都不是死于她手,却都由她间接或直接下葬,送往安息的。练三生叹了口气,将小木花轻轻地放在白奉刀简陋的墓碑前。

她絮絮叨叨地说了一会儿话,等回过神来的时候,竟然不记得自己究竟说了什么,可分明天色已经从白亮说到了一片橙黄。为此,练三生又发了些许时间的愣,等到天色完全黑了,她才将自己从空白中抽离出来,投入到纷纷扰扰的世界里。

练三生深吸一口气,在这里呆了许久,已经把在药屋里的血腥气忘掉,整个肺腑间都是畅快的气息,即便要面对千军万马,她也不觉得害怕。

足尖一踏,练三生掠向天际。

如今练三生身、魄、命海具是道缘无止尽,虽还不能对世间万物都知晓得淋漓尽致,但她对云来界几颗行星的情况已经足够了如指掌。只不过在有道尊的道界,一般人不会这么没礼貌地去用道魄探得一丝不漏。

练三生道魄大致扫了一下,确定了一下路线,便在几个呼吸间到达了迎宾府邸,府中人满为患。

倘若只是缘境和道缘无止尽,当然不至于这般门庭若市,只是有许多祖境也来凑热闹,来肯定或否定练三生,来加油打气或来喝倒彩,酸言酸语。

总之,接下来必然是盛况,足以决定将来命运,人人都想亲眼目睹。

一见练三生前来,诸人都停下交谈,将目光投向练三生。

还没有踏进迎宾府邸的大门,练三生就已经觉得压力阵阵,这种打量的眼神,善意的不善意的,在府邸里里外外地将她包围,犹如利剑刺在身上。

练三生硬着头皮就要走进去,毕竟这只是刚开始,别人打量也是应当的,打量眼神实际上不痛不痒,而练三生待会儿要从这些人身上夺走道火,夺走本源,那才是真真正正的切肤之痛。

练三生才刚抬脚踏进门槛,腾冲山的声音就从里面囔囔着出来了“练哥!练哥!”123文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