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北游篇 第九十三章 海皇魂种(1 / 2)

不为仙人 回家的路 8981 字 5天前

沈从天御剑升天,如一道霞光飞过,他脚下踏着即将进化成玄气的五行真元,瞬间消失在了三川湾。

此时天色渐暗,蓝幽国国都的周平和海东青也终于开始行动了。

周平作为曾经南国的最强探马,潜行隐匿入皇宫根本不在话下;海东青就更不用提了,只要他不想被发现,整个北海除了那位同为玄境的紫皇,还有谁能发现他的踪迹。

两人一路躲藏着顺利来到了蓝幽国公主所住的寝宫,身穿夜行衣的两人负在寝宫的房顶,小心翼翼地观察着周围的情况。

周平倒挂在房顶看了一眼灯火煌煌的寝宫,翻身回到了房顶上低声对海东青说道“前辈,一会儿我潜入寝宫中,你在外面为我放风,救到人我们立刻就撤走!”

海东青点了点头,他对自己的实力有着绝对的自信,就算是蓝幽国那位数十年闭剑不出的剑道巅峰者出手他也有着绝对的信心带着两人安然脱身。

周平看了一眼不远处倚靠在树上假寐的男人,这人不是旁人,正是当日将他打成重伤,险些令其葬身海底的蓝幽国四重伤境强者——苍剑!

在进入八卦锁天他之前,周平的实力与他相比可以说是天差地别,可此时的周平不仅得到了北海冰灵晋入了二重伤境,更是领悟了八相本源之力,拥有者凝结八相之兽真灵的超强手段,两人若是再交手,周平绝对不会再像之前一样被他像一条狗似的追着打!

“那人实力不俗,虽然身后巨剑未出,可一呼一吸间都有剑气之风,他恐怕在这蓝幽国都能算是排得上号的强者了。”海东青眼见周平一直在观察苍剑,于是便沉声说道“若是你与他交手,恐怕你胜算不足两成。”

周平沉了沉气,自己还有着浩然阳气与极致之土等底牌尚未显露在海东青眼前,所以他并不看好周平,但事实上周平的胜算绝对不可能只有区区两成,两人早晚有一战,只不过现在还不是时候!

调整了一下状态,周平悄无声息地潜入了寝殿内。

此时的远舟已经准备就寝了,此时距离大婚之日只剩下了五天时间,她必须时刻调整好自己的状态,因为就连她也不知道那个人究竟什么时候会死……

潜入寝宫的周平远远望见远舟正对着铜镜轻轻梳理自己的头发,心头有些疑惑,这个女人的动作举止为什么与远舟相差这么大?难道是自己猜错了,远舟并没有被抓回来?

那这个女子是谁?蓝幽国国主又找来的替身?还是……真正的曲幽公主?

借着铜镜的反射,周平能够稍微看到一点此人的相貌,虽然这个女人的容貌长相与远舟有着七八分相似,可仔细看去,她与远舟还是有着一定区别的。

周平依稀记得远舟曾经与他说过的一句话,她和蓝幽国公主曲幽容貌相似,更是从小玩儿到大的好友,这个与远舟长相相似的女人莫非就是真正的蓝幽国公主?

此时周平感觉自己陷入了僵局之中,若此人真的是蓝幽国公主,那自己此时暴露自己就是自投罗网;可若此人是改变容貌的远舟,或者是蓝幽国找来的另一个代嫁之人呢?

想到此处,周平突然想到一个办法,他在窗口朝海东青打了个手势,示意让他下来。

海东青看到周平的手势,悄无声息地出现在了他身边。周平朝他比划了半天,海东青终于明白了他的意思。

虽然周平单凭外貌无法分辨这个女人的身份,但是他却知道远舟与曲幽有着一个极为巨大的差别。

曲幽虽然为蓝幽国公主,但她只是一个普通人;而远舟则是修仙者,货真价实地一重伤境修仙者!

只要海东青能够通过玄气秘法探查出她的修为,那周平不就知道她是不是远舟了吗?

海东青理解周平的意思之后立刻催动着自己的玄气,在极其隐匿的情况下探查了远舟的修为。

“一重伤境,她应该就是你要找的人。”海东青低声在周平耳边说道。

周平终于松了一口气,将自己的面具摘了下来,缓缓地出现在了寝殿之中。

远舟听到身后的脚步声警惕地转过头看了一眼,一个她一辈子也不会想到的人就安静地站在她的面前,微笑着看着她。

“爷没死,回来再救你一次!”

因为寝殿外不远处有人监视,周平只得将自己的声音尽量压低,可尽管如此,远舟还是在一瞬之间泣不成声。

她不敢哭出声来,只能死死咬住自己的手掌。

“好不容你把你救出来了,你咋又让人给抓回来了?”周平笑着坐在椅子上问道“我徒弟咋样了,你又为什么变成了如今这副容貌?”

远舟的双眼死死地盯着周平,若不是手上传来一阵阵痛感,恐怕她还以为自己是在做梦。

“行了!别哭了!”周平无奈地拍了拍自己的脑门,女人哭起来真是要人命,要不是外面有着强者监视,周平此时早就开始骂娘了。

“外面还有一个随时有可能发现我们的四重伤境强者呢,姐姐你先别哭了,要不咱先撤成吗?”

远舟深吸了一口气,擦了擦脸上的泪水,说道“我知道你是来救我的,但是我暂时还不能离开。”

周平闻言皱了皱眉头,问道“究竟发生了什么,是我徒弟出事了吗?”

远舟摇了摇头,将她与荀方两人离开周平后所发生的一切事情全部告诉了周平,当远舟说道鬼医沈从天的真实身份时,周平身后的海东青突然眼前一亮,有些激动地问道“你说你是沈从天代我收的弟子?”

听到这句话,远舟眉头一皱,上下打量了一番眼前的海东青,低声问道“敢问前辈……”

“他就是海皇海东青,沈从天给你的那部《浩海沉心经》便是留下来的。”周平解释道。

海东青点了点头“我就是失踪了六十年的海皇海东青,你所说的那位鬼医正是我的三弟,剑皇沈从天。”

远舟愣了一下,旋即立刻反应了过来,跪倒在了海东青面前。

“徒弟远舟,拜见师傅!”

海东青赶忙将远舟服了起来,在他扶住远舟手臂的一刹那,他竟然感受到了一股精纯的水属性真元,这股真元的纯净程度甚至丝毫不弱于自己这个主修水属性的玄境强者。

“果然是海皇魂种!”海东青有些激动地说道“三弟为我收了一个好弟子啊!”

周平眼见这位如此激动,赶忙提醒了一声,指了指外面,示意他外面还有人监视着。

海东青笑着摆了摆手,说道“我早就在这个寝殿设下了玄气禁制,只要外面那人不踏入寝殿之中,就算你喊破喉咙他也绝对听不见!”

此言一出周平苦笑着再次拍了拍自己的脑门,有这么方便的术法咋不早说,搞得刚才他还小心翼翼地。

看着两人如此和睦,远舟微微一笑,将后面发生的所有事情丝毫不落地告诉了周平。尤其重点提到了傲北海这个瀚海国皇子,此人行为诡异,做事不按常理出牌,极有可能会是一个变数。